罐头里的阿罐子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ェ`)

[将律] 去你大爷的杏鲍菇。(情人节贺)

去你大爷的杏鲍菇。


有点儿将律。一个清奇的脑洞。

黑车司机你还能指望写出什么正常东西吗,吸吸。

情人节快乐呀各位。 

OK?

OK↓↓↓↓↓

 

1

铃木将某日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号码不明,地点不明,对方身份不明。

坐拥中二老爸十三年眼睁睁看爹超能力打世界的铃木少爷对这种事见的多了。于是他毫不迟疑一个隔空取物抓起电话。

“喂你谁啊。”铃木少爷很淡定。

“嘿嘿嘿我不告诉你但是我要跟你讲一个惊天大咪咪。”那边女子很猥琐。

“说。”铃木少爷很淡定。

“嘿嘿嘿铃木将我给你施了邪恶的法术10分钟之后你的哥们儿就会变成杏鲍菇。”那边女子很猥琐。

铃木将也不听对方回复就一发炮轰了电话,飞跃天空在一个七百二十度回旋后完美着陆,带着陪葬的小立柜一起被轰至徒留一地残尸。

靠什么玩意儿。

 

2

铃木将不是很想信这个邪。但这世上玄学的事儿实在太多了。

更别提他自己就是个玄学。

经过一番并没有多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还是扯开自己的裤子,死死盯了自己的裆整整10分钟。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两。二。幺。

铃木少爷关上了(?)自己的裤裆。

铃木少爷打开了自己的裤裆。

铃木少爷关上了自己的裤裆。

铃木少爷伸出手,运用其与生俱来的龙傲天能力将本来就死的轰轰烈烈凄惨无比的电话尸骸直接铺了个满满一地。

妈的老子的哥们儿真的变成杏鲍菇了啊!!!

 

3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世界第一牛逼中二超能力组织爪的铃木将大少爷现在很是苦恼。

就在刚才,陪伴了他十三年的好哥们儿突然被一个不知姓名的女流氓变成了一根挺立在他裤裆里的杏鲍菇。

而且这根杏鲍菇太他妈的完美了。

亲娘嘞这尺寸,现在在他裤子下边凸出形状的这个东西,如果不是个菌类食品的话,简直就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梦想。

可是他的哥们儿原来根本没有这么大。淦。

铃木将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太过分了这个女流氓。

 

4

冷静下来的铃木将猛然想到了他的好麻吉。

等等我的哥们变成杏鲍菇了我没法给好麻吉幸福了好麻吉不会得到满足我俩不再是一种生物了律会弃我而去他嫌弃我的哥们是个杏鲍菇我没法给他性福律他肯定不肯让我抱了我再也不能看他白白的身子摸他的哥们儿我抱不到律了抱不到——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铃木将尖叫着一个翻身径直冲出房门,飞檐走壁直奔好麻吉窗口而去。

抱不了律他还活个球。

太过分了这个女流氓。

 

5

“律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好麻吉我对不起你我——”

熟门熟路扒窗翻进律的卧室正准备忽视掉律万年不变仿佛在说“你这是非法侵入”的看贼一样的眼神直接扑过去抱住律的大腿的铃木将直接石化在了窗框上。

离窗口不远的律的床上,正坐着一棵身穿浅蓝连帽衫和牛仔裤做出一副思考人生状的巨大杏鲍菇。

“……律、律?”

没跑了这个万年不变仿佛在说“你这是非法侵入”的看贼一样的眼神。特别是这棵杏鲍菇头上还有几个黑锥子。

我的哥们儿和我的哥们儿被变成了杏鲍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6

日。

听完铃木将解释来龙去脉,裤裆里顶着杏鲍菇的铃木将和整个变成杏鲍菇的影山律大眼瞪小眼相视无言。

“所以……”

“所以……”

“这什么烂理由啊而且为什么是杏鲍菇?!”

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铃木将非常无奈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给他的好麻吉看。

一条尺寸惊人形状美丽的杏鲍菇嘭的就弹到了律鲍菇眼前。

“我信。我信行了吧。把你那性骚扰的玩意儿给我收回去。”

 

7

铃木将突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等等律,我的人还是我的人但是我的哥们儿变成了杏鲍菇。现在你的人变成了杏鲍菇那你哥们……”

“闭嘴!”

意识到铃木将要说什么的律鲍菇急忙做出防御姿态,然而将直接一道能力波(什么鬼)射过去三两下就控制住了他然后以娴熟的手法一把扯下他的裤子。

只见下身开叉的律鲍菇在分叉口处,松松垮垮悬着一个翻着白眼的小人形影山律。

铃木将把扯下来的裤子又给他套了回去。

日。

裤裆里顶着杏鲍菇的铃木将和裤裆里顶着影山律的律鲍菇大眼瞪小眼相视无言。

太过分了这个女流氓。

 

8

终于从尴尬气氛中缓过来的律突然也意识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那……将你现在怎么上厕所。”

律动了动手指,一把崭新的美工刀从一笔筒的勺子里稳稳地飞了出来落在他的手上。

“我很好奇。”

意识到律鲍菇要干什么的铃木将急忙做出防御姿态,然而护罩还没开起来就被律一脚扫倒给干净利落的扒了裤子然后手起刀落。

“嗷啊啊啊啊啊——!”

一刀并没有断。

于是律鲍菇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断了。

 

9

断了气的杏鲍菇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

快要断气的铃木将捂着裆也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

律鲍菇踢了铃木将一脚让他翻过身来,把捂着裆的手扒拉到一边去好看清下边是个什么东西一直妨碍自己下刀——

然后他看到了。

一根细细短短的钢制小水管。

嗯看来不用担心这家伙上不了厕所然后憋萎的问题了。

律鲍菇心满意足的把铃木将的手放回了裆部,顺带好心的又给了他一脚把他踹回原来的姿势。

然后就是这个诅咒什么时候能解决的问题了吧……要不要跟哥哥说一声呢?不好不好会增加哥哥的压力——

铃木将躺在地上泪流满面。

 

10

折腾了一下午这个杏鲍菇的咒语终于是在当天晚饭之前被解除了。 

还好铃木将的哥们儿成功的变回了原状而不是跟杏鲍菇一样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

不知道什么玄学,被影山律狠心剁断的杏鲍菇并没有消失。于是这根杏鲍菇就被不明真相的影山妈妈秉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拿去做了今晚的晚饭。

这就很尴尬了。

更尴尬的是铃木将被热情的影山妈妈留下来吃晚饭。

淦。

太过分了这个女流氓。

 

11

影山茂夫某夜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号码不明,地点不明,对方身份不明。

影山茂夫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接起了这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影山,那个……”影山茂夫有点紧张。

“嘿嘿嘿影山茂夫我要告诉你一个惊天大咪咪我给你施了邪恶的法术10分钟之后你的弟弟就会变成滑子蘑。”那边女子很猥琐。

影山茂夫情感的百分比蹭的就涨了起来。他电话也不挂就直接奔到隔壁律的房间跪坐在地静静的死死盯了一脸惊恐的律整整10分钟。

律没啥变化。

茂夫揉了揉眼睛,再看。律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安心下来的影山茂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却在起身那一刻察觉到了异样。他背对着律,悄悄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

惊恐地发现那里立着一朵滑子蘑。

我的弟弟不是我的弟弟被变成了滑子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完——


不要打脸。打哪儿都不要打脸。

炸过火的杏鲍菇真™难吃。


评论(3)

热度(63)

  1. 瓜啃猹罐头里的阿罐子 转载了此文字
    笑到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