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头里的阿罐子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ェ`)

【师徒】 一辆车

并不是写手的辣鸡咸鱼在群里小伙伴的要求之下的产物。非常短。非常简洁。非常洒脱而放飞自我。

没开过车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老司机(x

其实只有阿十五吧大概。

主题来自竹均:醋飞了的茂,和完全搞不清状况带着芹泽升级(?)的师匠 



说好了,看完不许打我。


食用愉快↓


————————————————————————




 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得意弟子正在以娴熟的手法扒着自己的裤子,就算是灵幻也无法保持一直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样子了。

“龙、龙套……你……”

“我喜欢师傅很久了。”

茂夫的拇指抚上面前人能说会道的唇,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但是师父却从不回应我。答应也好拒绝也好,师父只是在敷衍。”说着的同时茂夫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而且还跟芹泽先生……”

“芹泽他……”

“芹泽先生是师父的借口。师父想丢下我……我只是个小孩子除了除灵什么都不会,有了同样是大人的芹泽先生师父就不再需要我了是吗。”

少年情感的百分比蹭蹭的向上暴涨。灵幻想抬起手制止他,却在茂夫手指凭空划动几下之后失了行动力。虽然看不见,但是灵幻能感觉到有什么强力的东西环上了自己的手腕拘束了自己的动作。

“这是惩罚……是师父丢下我的惩罚。”

灵幻不再声响,任黑发的少年伏在他两腿之间褪去他下身的最后一件遮挡物,让他的隐秘部位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中。

茂夫颇感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会儿那根粉红色的东西。不顾师父的低声呜咽,伸手向灵幻的下腹处探去——








 然后开始一根一根的薅起灵幻下面的毛。 





——————————————————————————

是的这是个黑车。恭喜各位乘客。

开黑车真踏马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一直都在好奇为什么为什么一谈起惩罚就要啪啪啪……啪啪啪很爽的好吗哪里算是惩罚了啊!?没有拔毛疼啊?

评论(17)

热度(33)